※本文CP為《魔法禁書目錄》中的一方通行×最後之作,不喜勿入。

※嚴格來說是半架空,劇情混亂有。

 

 

(2/5 05:12PM 黃泉川宅)

 


  一方通行嘔吐了一陣後才顫抖的起身,雙手和衣物都沾上黏稠的酸液,尚未消化完畢的肉的氣味與血腥味混雜在一起。他不敢抬頭,僅是盯著自己嘔出的穢物發愣,幾粒玉米在淡黃色的酸水載浮載沉。

  然後他猛然抬起頭,露出橫死者面臨死亡時那種難以置信的震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滿身是血的最後之作被釘在他房間的牆上,雙手大張作十字架狀,三指粗的木釘刺入她赤裸的腳板與手掌。  

  一段小腸被從破裂的腹部中扯了出來。 

  右額似乎被鈍物重擊過,微微凹陷下去,鮮血沿著少女慘白的臉頰留至頸部、最後沾濕她身穿的藍色洋裝。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最後之作仍舊活著。彷彿為了延長她的痛苦、甚至是為了加強對一方通行的傷害似的,把最後之作虐待成這副模樣的傢伙用食鹽水維繫她的生命、讓她不至於很快的失血而死。這之中或許用到別種技術,但一方通行根本無法做思考。 
 

  「一方通行……一方通行……」 

  少女的雙眼因痛苦而空洞,但小小的唇仍努力呢喃那個名字。 

  「一方通行……」 

  那個讓無辜的她遭受這種痛苦的名字;只因為待在自己身邊,就被無端傷害,這樣的自己,與親自動手的「惡人」是毫無分別的。 

  「一方通行……」 
 
  「啊啊啊啊啊……殺D三戮滅#……不行、不行,那小鬼……還活著……」  

  即將陷入黑翼毀滅狀態的一方通行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才趕走那種左右腦即將分裂的空洞感——對,最後之作還活著,無論是缺手斷腿或心理的傷,冥士追魂保證過會治好她的。
 
 
  至少她還活著。 
 

 

  (2/6 02:00AM 醫院)


 

  「稍微睡一下吧。雖然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聽話。」說著,黃泉川愛穗揉亂了一方通行的白髮,後者並未如以往不一般不耐的反駁,只是專注的望著病床上的少女。黃泉川脫下外套披在他消瘦的肩上,靜靜坐在他身旁。 

  她尚未脫離險境,很奇怪,像是她自主放棄生存意志似的。

  青蛙臉醫生難得沒露出他那副因自信而起的平靜,只是略顯疲憊的說了上述那句話。

  不過,放心吧,我行醫這麼久以來只失敗過一次……那個被掏空記憶的少年……  

  黃泉川點點頭表示理解,又補上一句說芳川桔梗馬上就會到醫院替最後之作做一次全面的檢查。

  一方通行也抬起頭看著兩人,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些「大人」正在說些安慰性質的空談,讓人難以信任。

  他唯一知道的是,最後之作在床上昏迷不醒、氣息微弱,時不時還會發出痛苦的嗚咽。

  如果能代替她受苦就好了。

  可是我,什麼都做不到。

  

  (2/6 02:37AM 醫院)

 

  芳川桔梗一路飆車到了醫院,被開多少罰單她也管不著了。當她氣喘吁吁的衝入最後之作的病房時,雙腿一軟差點跪倒在地上。

  「桔梗,先喝杯水喘口氣。」黃泉川趕緊扶助虛弱的研究員,同時在她手中塞了個水杯。

  芳川桔梗難以顧及優雅、咕嚕嚕地就灌下半杯,然後立刻和冥士追魂一起拉起病床帷幕,又檢查了將近兩個小時。

 

  (2/6 04:05AM 醫院)

 

  「她不是最後之作。」

  芳川桔梗疲憊的拉開帷幕,做了這樣的判定。

  「仔細想想也沒什麼不可能,都能做出兩萬個了,後來還追加一個翻外個體,現在再造一個假的也……」芳川臉色慘白地住了口,像是被自己口中說出來的話驚嚇,「不對,不能說是假的……」她喃喃補充,直到一旁的醫生拍拍她的肩,她才如大夢初醒般繼續解釋,「這個Sister的血液太乾淨了,最後之作的飲食就跟正常孩子一樣,必定會吃到含添加物的食物——但是這個Sister的血液就像新生兒一樣。」

  醫生跟著補充,「我也請御坂妹妹確認過,這個Sister——就姑且稱為替代之作吧——身上裝有干擾頻率,所以直到我通知前,御坂網路全體並不知道有這個多出來的Sister存在。」

  「還有,之前我說過她似乎放棄了生存意志吧。」醫生又說,「我推測這是因為替代之作並未接受過學習裝置,就像初生的嬰兒一樣,受到這麼殘酷的虐待後,本能的反應就是解脫痛苦。」他頓了頓,又提出另一個假設,「也可能是創造替代之作的人設定的『保密裝置』,為了避免藉接續之作查出他的身分……可能性很多。」

  「我認為後者可能性較大,但並不是怕我們查出創造者身分。」芳川說,「替代之作是由和所有妹妹們相同的手法創造的,這麼說或許有點抽象,直接點說,番外個體與其差距還更大一點——」

  「……最後之作在哪裡……」

  極端壓抑的問句。

  病房內的三人同時轉過頭看向一方通行。

  「我只想知道最後之作到哪去了!」

  

  (2/6 04:07AM 常盤臺中學附近區域)

  

  無人。

  清掃機器人一具,休眠中。

  約五處監視器,誤差值為正負一。

  嬌小的少女瞬間計算出最佳的逃跑路線——說逃跑路線似乎不太恰當,畢竟目前並沒有人在追逐她,目前沒有——她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不被任何人發覺、並在早晨第一道陽光暴露她的行蹤前找到御坂美琴。百分之八十聽起來挺高,但她沒有籌碼失敗。

 

  她在昨日下午時被攻擊,那時她正拿著黃泉川鈴鈴作響的手機站在大街上,那是吵醒她午睡的罪魁禍首。正當她邊走邊慶自己沒因為一時的起床氣摔爛黃泉川的手機,還很貼心的決定親自送到黃泉川任教的學校時,轟然的槍聲在她身後炸開。 

  電氣屏障立刻包圍她的全身,即便她知道自己的電氣是如此稀薄、或許連減緩子彈的衝勁都做不到,但她也沒有足夠的反應力躲開子彈。然後子彈一左一右的竄過她的身旁,挑釁似的,最後之作的電氣屏障沒能支持幾秒,因此她眼睜睜的見那兩顆子彈在不遠處落地後,即刻依腦中的逃生指南S型奔跑起來。

  對從未接受狙擊訓練的人而言,擊中移動中目標的機率是百分之四。

  「御坂20001警急求救!目前位置在第七學區上条先生的高中[1]附近,往人多的超商緊急避難。」

  「御坂20001警急求救!請附近的御坂回答!請附近的御坂回答!」

  「御坂20001警急求救!警急求救……」

  出事了,不可能沒有回應的。

  最後之作在超商內撥打手機給芳川桔梗和一方通行,但卻打不通。她著急的想立即到上条的學校找黃泉川,但一個熟悉的爆破聲卻打亂她的計畫。

  又是兩發子彈挑釁般地從她左右側竄過,但這次她沒有立刻跑開,只是慢慢的轉身,看向後方熙來攘往購物的人群。大部分是學生。能這麼明目張膽的狙擊、甚至發出那麼大的聲響,怎麼沒引起任何騷動呢?

  然後又是一個巨大的爆破聲,她方才的自問立刻得到解答。

  一具清掃機器人持續發出巨大的聲響清潔一個卡在蔬菜冰櫃角落的飲料罐,乍看之下是某個沒公德心的傢伙硬塞在那裏的,卡的很緊,清掃機器人轟隆隆地吸了很久都希不出來,也因為那個聲音的掩蓋,沒有任何人察覺以清掃維職責的機器人竟會發射子彈。

  挑釁的兩枚子彈落地後,另一具清掃機器人立刻趨向前吸走子彈,動作之流暢任人不免懷疑這一切是某人設計好的。

  不,如果不是設計好的,才奇怪呢。

  最後之作也不急著逃跑了,只是以正常的走路速度離開超商,走向上条的學校。

  兩發子彈。

  是要告訴我我走錯方向了嗎?她猜想,隨即往反方向走去,走了約略十分鐘,又來到分岔路口。

  逃亡指南告訴她,往左走就能到風紀委員在第七區的據點。

  她才剛踏出第一步,一左一右兩顆子彈。

  一回頭,一架忙碌的清掃機器人轟隆隆的攆走一個空寶特瓶,路旁還有學生在抱怨「這機器人是不是有點小故障了啊?」。

  「看起來是不讓御坂隨自己心意走呢。御坂御坂困擾的歪著頭。」往右走。

  

  時間到了現在。

  隨著「故障的」清掃機器人指示,她本該往第十學區走去,但她從來不是乖乖聽話的孩子——縱使她不會承認——她憑藉分辨清掃機器人的微弱電氣爬行穿越小型公園,闖過三間學生宿舍的後陽台,東繞西繞,最後終於來到常盤台附近。

  姐姐大人……

  在心中默念她對御坂美琴的稱呼,她稍微感到安心了一點。  

  是時候該前進了。

 

  (2/6 04:26AM 醫院外)

  

  該去哪裡找最後之作呢?完全沒頭緒的一方通行焦躁不已的踱步,雖然他很想去找那小鬼,就算盲目的亂找一通也強過此刻的等待,但青蛙臉醫生卻說要調整他的電池——他壓根而不相信這個藉口——換給他一個只能維持計算與語言能力的普通狀態電池,還要他好好等著。

  焦躁的不得了。

  「我還以為你就算用爬的也會爬去找那孩子。」

  黃泉川愛穗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但幸好你沒有。」

  「嗤,你在指責我?」

  「不,我很擔心最後之作,但同樣的,我也不希望你去找他。」黃泉川緩慢而溫和的說,「她不會有事的。」

  「……妳也有這樣的感覺?」一方通行有些詫異,但事實上這也是他按捺焦躁等待的原因。

  「嗯。不過,我已經請風紀委員和警備員的同事幫忙蒐尋,監視錄影帶也調閱了,但就像我剛才告訴你的,除了昨天下午在第七區街道上錄到的那個監視錄像,完全沒有最後之作的影子。」她頓了頓,「但她不會有事的。」

 

  (2/6 04:37AM 常盤台中學附近區域)

 

  「痛……」

  最後之作撕了襯衫衣袖綁住傷腿,豆大的汗珠沿額角留下。

  「……百分之二十的倒楣,嗎?」略帶自嘲的口氣,她用眼角餘光注意被她電壞的清掃機器人,暗暗希望她已經徹底損毀了它。

  御坂網路的連結仍舊是中斷的,因此她找姐姐的計畫仍無法中斷。

  要快點解決這件事,回到「那個人」身邊才行。

  「一方通行……姐姐大人……」

  然後她重新抬起頭,瞇著眼睛環視圍繞她的數十台清掃機器人。

 

  (2/6 04:40AM 醫院外)

 

  「十字架和木釘,還有灌輸她念『一方通行』。」黃泉川斷言,「傷害替代之作是種挑釁。」

  「有必要做到這麼複雜嗎?毀壞他的房間或寄警告信,總之沒必要再做一個替代品。」芳川淡淡的反駁,缺少表情的面容帶著疲倦,然後她又補上一句,「而且,為什麼不直接傷害最後之作?」

  沒有立刻參與討論,一方通行的目光掠過眼前兩人,「……無論怎麼樣的挑釁,我都碰過了。」他極緩極緩的說,「不傷害最後之作,是因為她也在謀策者的計畫之列。」

  這是必然。但現在最重要的是,最後之作到底在哪裡?

  替代之作的用途是拖延時間,若一方通行誤認替代之作是最後之作,且最後之作正陷入險境,必定會守在她的病床前直到她醒來。不,即便芳川和冥士追魂有能力分便替代之作的真假,也需要時間——拖延時間的目的早已達到了——

  殺一個人不用一秒,傷一個人更是只需一句話、一個極端的惡意。但這也是為什麼一方通行相信最後之作還不會出事的理由:要殺她,早能下手,不會策劃這麼複雜又莫名的計畫去殺那個脆弱的孩子。

  那計畫又是……

 

  (2/6 05:30 常盤台中學宿舍門口)

 

  留著刺蝟頭的黑髮少年抱著昏睡的少女走入常盤台宿舍,用對講機連通了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的房間。畢竟時間還早,他等了五分鐘仍未得到回應,只好又按了兩次,然後對講機才傳來蘊含著怒氣的女聲。

  「誰?知道現在幾點嗎?」

  「我是上条當麻,能讓我上去嗎?」

  對講機那一頭的少女似乎因震驚而沒有立刻回答,五、六秒後,才輕聲問他原因。

  上条當麻喘了一口氣,才開始解釋。

  

  他的房間在今夜臨晨三點多時被十六台清掃機器人入侵(順道一提,十六這個數字是由擁有完全記憶能力的茵蒂克斯小姐提供的,目前她正被寄放在小萌老師家),當上条好不容易用菜刀殺出重圍,卻又被大街上的清掃機器人追著跑,不知不覺就來到常盤台附近。

  接著他發現被清掃機器人包圍的最後之作,那些清掃機器人發出不自然的紅光,像是掃描一樣照射最後之作。

  然後他又發現自己手中還握著菜刀,像是一切都註定好的一樣。

  呃,小小的御坂,妳沒事吧?在抱著最後之作逃跑時上条如此探問,最後之作因為一下午的逃亡早就精疲力盡,但她還是勾起小小的笑容,說她沒事。

  上条也摸摸她的頭,說,那真是太好了呢。雖然他剛剛看到最後之作的腿傷。

  可是一方通行會擔心……御坂要,快點回家才行。最後之作低聲說完,或許是因為好不容易放鬆下來,她很快就昏睡過去。

 

  解釋完畢,上条嘆了口氣,他也覺得很累了。他說,「到處都有清掃機器人,看來也沒辦法到醫院去了。但這孩子的傷口要快點處理。」

  「我明白了,我下去接你們。」語畢,御坂美琴結束通話。

  

  御坂要快點回家才行,御坂御坂……

  上条當麻懷中柔軟的少女輕聲夢囈著。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瑜兒 的頭像
小瑜兒

不斷迷路的旅人

小瑜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